第2030章 内斗的源头(1/1)

华夏医疗协会的成员们,各个小派系和小团体,重新认识了陈宇。

叶霄倒了,陈宇和老会长范苞又是盟友,短时间内,陈宇将无敌。

短时间内,众人只能对陈宇唯命是从,不能忤逆。

在未来一段时间内,陈宇将绝对掌控华夏医疗协会,继续把它往自己希望的方向进行良性改造。

当然,并非永久。

内斗才是华夏医疗协会自创立之初,便永不停歇的主旋律。

陈宇这种猛男从天而降,促成华夏医疗协会短暂的团结,只是意外。

陈宇一日不找出华夏医疗协会内斗的根源,它就会永远内斗下去。

那些三五成群的小派系和小团体,永远不会有利益一致的时候。

陈宇一定要知晓,华夏医疗协会为什么变成这样。

听证会结束,陈宇和老会长范苞分别发表一番慷慨陈词的官方讲话后,华夏医疗协会一切工作照旧。

散会了,所有人散场,陈宇走到取金一族两姐妹面前,笑问道:“怎么样,听证会结束了,证明我是好人了吗?你们愿意为我工作了吗?”

毋庸置疑,事实摆在眼前,由不得取金一族两姐妹不信。

妹妹金珠吐了吐舌头,不好意思道:“老板,之前是我脾气太差,对不住啦!以后我们为你工作,你可不要给我们姐妹穿小鞋哦!”

陈宇很是无语,扶着额头,叹息道:“我是那种人吗?”

姐姐金洁嗔怪地瞥了一眼胡说八道的妹妹,随即语气和善地向陈宇发问道:“老板,我们姐妹愿意为你工作。只是……我们的薪水是不是太高了?”

取金一族的水战功法固然有其独到之处,但远不是‘葵花宝典’或‘九阳神功’那种,练了就能称霸武林的绝学宝术。

金洁仔细想了想,怎么都觉得,取金一族的水战功法不值八十万年薪。

陈宇诧异地望着这姐妹俩,再次无言以对。

好家伙,头一次听见打工人嫌弃自己工资高的,取金一族这是什么基因?

思考了片刻,陈宇回应道:“薪水,我就不给你们降了。如果你们嫌工资高的话,你们担任水战教练之余,可以替我监督医疗基金会。”

“这样,有你们两个亲自监督,你们总该信我不是奸商了吧?”

“好,一言为定!”闻言,姐姐金洁总算满意了。打两份工,勉强能让她心安理得一些。

随后,陈宇打电话安排人开车来接姐妹俩,给她们安排住处。

至于陈宇自己,则受老会长范苞邀请,去他家里做客。

他小姨子张岛爱,也会到场。

时间不大,陈宇到了老会长范苞家里。

正如范苞对外示人的形象那样,他的家也非常朴素,朴实无华。

如果没有慧眼,陈宇甚至都要被蒙骗过关,以为这老家伙真是什么不爱财的无双国士呢。

哪里是什么无双国士,陈宇还清楚地记得,他来华夏医疗协会上任第一天,范苞还在陪有钱的病人家属吃喝玩乐……

这些年,范苞捞的钱,一点都不比叶霄少,只是他会伪装罢了。

为了表现出邀请陈宇吃饭的热情,范苞一家老小,儿子、儿媳、孙子、外孙子、七大姑、八大姨,全来了。

只是范苞有点用力过猛,显得过于热情了。

面对着一大堆陌生面孔,这顿饭吃得,差点让陈宇患上社交恐惧症。

陈宇坚持下来的动力,就是时不时用余光观察着张岛爱的一举一动。

在范苞家里,范苞的老婆也在,张岛爱自然不可能对她姐夫范苞表露出一丝一毫的亲近之意。全程话不多的她,也一直在观察着陈宇的神情举止。

好不容易,把饭局熬过去了,陈宇找个由头告辞离开。

他前脚刚走,后脚张岛爱也起身,摆手道:“姐,姐夫,我也走了。”

陈宇和张岛爱双双离开,两人一前一后,默默无语。

最终,陈宇坐进了自己的‘帝皇’豪车驾驶室里,岛爱阿姨也跟了进来。

搞得这么鬼鬼祟祟,像特务接头一样,交谈地点又选在陈宇的车内,这绝对安全的二人空间……陈宇当然对五十多岁的阿姨没兴趣。

陈宇感兴趣的,是张岛爱的身份。

“怎么了?”美妇人张岛爱阿姨用戏谑的眼神扫量着陈宇,明知故问道。

“为什么?”陈宇偏过头,用极不友善的目光,注视这位帮自己翻盘的最大功臣。陈宇语出惊人,问道:“为什么不等叶霄干掉我,你再动手干掉叶霄?而是非要帮我一把,让我大获全胜不说,你的身份还暴露了。”

张岛爱挑了挑眉头,神态语言似乎是在说‘小子,挺聪明的嘛!’

可她嘴里实际说出来的话,却仍然在装傻。“小陈,我不懂你的意思。”

陈宇深吸了一口气,曼声道:“你就是华夏医疗协会多年来内斗不休的源头,对不对?华夏医疗协会很少有团结的时候,都是拜你所赐,对不对?”

张岛爱笑道:“小陈,你喝多了吧?”

陈宇面无表情,怔怔地望着她,一字一顿道:“华夏医疗协会成立之初,范苞是第一批加入的神医。当时,范苞仅仅是众多神医中的一员,没什么特别。可与旁人不同,范苞的身后,有你这个关系不正当的小姨子做军师。”

“在你的指挥下,范苞一路势如破竹,毫无悬念地当上了副会长。”

“你并没有急于让范苞取代会长,虽然那对你来说,如反掌观纹一样容易。你平素最喜欢低调,你明白枪打出头鸟的道理,所以你只是让范苞待在副会长的位置上,指挥范苞不断培植自己的势力。”

“本来,各位神医都是为了探讨更高深的医学而来。可在你的指点下,范苞非要搞什么小圈子,通过利诱,把一大批人都笼络成自己的人。”

“那么问题来了,这批‘范苞的人’,他们是忠于范苞,还是忠于华夏医疗协会?原本团结的华夏医疗协会第一次分裂,就是源于此。”

“有范苞开了培养‘小圈子’的坏头,其余人纷纷效仿。尤其是范苞的敌人,他们没有办法,为了获得旗鼓相当的话语权,他们只能也培养小圈子。”

“至此,华夏医疗协会内部的分裂,变得愈发严重。”

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