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号:   默认

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赢了!(1/1)

“阿弥陀佛。”

海神殿外,站着一个穿袈裟的光头,很年轻的样子。

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是和尚,但这个和尚的肌肤却是金色的,唯独一双眼睛,黑白分明,似乎蕴含着无尽深邃。

海迎月朝着和尚深深一拜:“无论前辈有什么打算,还请留我海族传承,海族的所有资源,都可以给你。”

和尚没有说话,就这么一直看着海迎月,看得海迎月浑身发凉。

手腕一翻,和尚手里出现一颗金色的不规则石头,道:“握住它。”

海迎月没有反抗的余地,深深吸了一口气,脑海中最深处,突兀的闪烁出一个身影,一张笑吟吟的脸。

那是徐白。

这辈子唯一一个,在她面前呈现出不同的情愫的男人。

或者说,男孩。

十二岁的外貌已经固定。

海迎月闭上了眼睛,伸手,将金色的石头握在了手里。

下一刻,漫天呢喃响彻,一道道莫测符文出现。

海迎月自身并没有什么感觉,可在这和尚的眼中,海迎月身后,有一道模糊的身影呈现。

他努力的想要看清这道身影,但莫名的,眼眶突然充血,两行血泪滚滚而下。

若不是卍字型光芒涌动,他这双眼睛都会废掉。

“噗!”

海迎月睁眼,看到的是和尚吐血的一幕。

“???”

海迎月不解。

和尚抬头时,海迎月更是吓了一跳。

那双流着血泪的双目,让这个和尚看起来如同邪魔一般,充满了可怕的味道。

“贫僧叫寻念,你叫什么?”

和尚伸手在自己脸上抹了一下,猩红双目恢复正常,同时,血泪也都消失,只是金色肌肤有些泛白,让人看了很难受,有点像是金佛雕塑体表掉了些金粉的感觉。

“海迎月。”海迎月应道。

“海族资源,贫僧分毫不取,海族传承,贫僧不要,试炼之后,贫僧带你离开这里。”

“大师……”

海迎月有无数的疑问。

和尚摇了摇头:“你只要知道,你的命运,从这一刻发生改变。”

说着,和尚伸手按在海迎月身上,下一刻,二人消失,再度出现,是在海神殿里。

“圣女!”

十大王者下意识出手攻击。

“不要!”海迎月惊呼。

和尚面对十大王者的攻击,什么动作都没做。

体表金光一闪,所有攻击烟消云散,同时,十大王者齐齐吐血。

他们,被自己的攻击伤到了!

本就重伤的他们,于这一刻,性命垂危!

“大师,饶了它们!求求你。”

海迎月泪洒海神殿,当即要向和尚跪下。

但和尚阻止了,淡淡道:“弱肉强食,是宇宙的法则,我不会出手,但也不会救治,能否活下来,看他们自己。”

海迎月连忙拿出一些丹药,让海族十大王者疗伤。

和尚对此无动于衷,抬手一挥,整个海神殿,被笼罩在一片金光之下。

轰!

血色大地龟裂,破碎,无数尘埃被狂风席卷,烟消云散。

徐逸张口,鲜血喷涌而出,体内劲气已经枯竭,就连内世界都呈现裂纹,无尽疲倦汹涌,他很想躺下睡一觉,不管天地崩裂,不管岁月变迁。

可他没有。

撑着同样出现裂纹的牧天枪,徐逸艰难迈步。

数百米外,躺着一个狗头人,浑身鲜血淋漓,除了还有呼吸之外,无法动弹。

他脸上满是骇然与不甘。

“瑟多格大人……怎么可能……败在一个土著手里?”

深深的怀疑人生。

瑟多格大人,三观都破碎,还被来来回回碾压了好几遍。

双目无神的望着昏暗天空,他有种想死的心情。

对方是土著,境界上更是天差地别,可他败了。

周围,堆满了罗兽的尸体。

还只是小部分,大部分罗兽是已经灰飞烟灭,什么都没留下。

这些没有情感,没有智慧,不懂敬畏,只知道杀戮的罗兽,并不知道这两个强者意味着什么,只知道他们是有生灵的生灵,于是前赴后继的送死。

死在二人战斗余波里的罗兽,已经不知道多少,反正百里范围内的罗兽,都已经死光了。

暂时,没有罗兽打扰,但无尽的远方,有血色浪潮在往这里涌动。

“呼呼……呼呼……”

徐逸七窍流血,气喘吁吁。

蹲在狗头人身边,全身都有种被撕裂的痛楚感。

但他的眼神,格外明亮。

赢了!

虽然赢得很艰难。

可以说,这是徐逸此生前所未有的巅峰之战。

七大本源之力,修罗决运用到巅峰,加上七大神器辅助,还数次使用女娲石,恢复自身伤势,导致女娲石耗尽所有能量,再度浮现裂纹。

所有的底牌,全都用出,还利用了对方的自大和对土著的蔑视。

否则,他早就死了。

这狗头人,很嚣张,可他真的有嚣张的本钱。

这一战,太难太难。

“杀了我吧。”

狗头人求死。

他无法再自称瑟多格大人。

被土著打败,哪怕活着回去,他的试炼成绩也是垫底,会被赶走,会沦为多格一族的笑柄,生不如死。

“辛辛苦苦修炼到至尊境,你愿意轻易死去?”徐逸喘着粗气问。

鲜血滴落,滴在狗头人的脸上。

狗头人无尽苦涩,却不应答。

是啊,能活着,谁愿意死呢?

可是,信念崩塌了。

他在怀疑自己的修炼道路。

“你有你的骄傲,也有你的坚持,败在我手上,你并不丢人。”

徐逸自信的道:“这个世界,或者说,这颗星球上,你口中的土著,也就只有我能打败你。”

“羞辱我吗?”狗头人眼神凶狠得像是要撕碎徐逸。

徐逸摇头,拿出一把丹药灌入口中。

轰轰轰……

地面震颤,无数罗兽四面八方远远赶来。

徐逸脸色微变,在这绝境之下,他毫不犹豫拿出神农鼎,将神农鼎放大成十米左右,然后拎着瑟多格,直接跳了进去。

哐当!

神农鼎身印刻的一座山,凸显而出,重重压在了鼎口。

鼎内黑暗,但对徐逸和瑟多格这个层次的强者来说,如同白昼。

徐逸道:“我并不打算杀你,甚至不会对外说出你败在我手中。”

瑟多格微眯眼睛,暗中恢复伤势,问道:“你想知道什么?”

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